累犯――跟着案例过法考

0
admin

本期案例关键词――「一般累犯、特别累犯

【壹】典型判例――黄某盗窃案

|「基本案情」

事实一:2015年3月初某天22时许,黄某到横县横州镇曹村村委川曲村被害人党某租住的民房处,党某停放在一楼大厅内的一辆价值690元的太阳牌二轮踏板摩托车盗走。次日,黄某在横县百合镇以200元的价格将该车销赃给一名陌生男子。

事实二:2015年3月13日16时许,黄某伙同他人到横县横州镇北村村委江湾村何某住宅处,欲被害人谢某停放在一楼大厅内的一辆价值1200元的晨鸟牌电动车盗走。在将车推到距离现场约100米处的公路旁时被群众发现,黄某弃车逃跑,涉案车辆被当场追回。

事实三:2015年4月25日被告人黄某因涉嫌吸毒被公安机关询问时,如实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自己参与盗窃的事实。此外,被告人黄某曾因犯盗窃罪于2014年10月15日被横县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2014年12月10日刑满释放。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黄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单独或结伙入户窃取他人财物,且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某犯盗窃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

黄某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黄某因涉嫌吸毒被公安机关询问时,即如实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自己参与盗窃的事实,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涉案电动车已追回,对黄某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根据被告人黄某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遂判决被告人黄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同时责令其退赔被害人党某的经济损失。

|「小獬说法」

本案涉及累犯的相关知识点,小獬老师带领大家了解一下累犯的相关知识点。

所谓累犯,是指受过一定的刑罚处罚, 刑罚执行完毕或者 赦免以后,在法定期限内又犯被判处一定的刑罚之罪的罪犯

累犯分为一般累犯和特别累犯两种。

一是一般累犯:指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5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犯罪分子。

构成一般累犯的条件。

(1)主观条件:前罪和后罪都必须是故意犯罪。换句话说就是过失不存在累犯,累犯的主观方面排除过失。

(2)刑度条件:前罪所判刑罚和后罪所判刑罚都是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有期徒刑以上”包括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逻辑上无期徒刑和死刑不存在执行完毕的情况,但是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减刑和假释的制度,以及宪法中规定的赦免的制度,以上两个刑种有可能出现累犯的情况。

(3)时间条件:后罪必须发生在前罪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五年以内。(敲黑板划重点)这里最主要的问题是起算的时间点,这里的执行完毕是指主刑执行完毕,对于被同时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是否执行完毕不影响累犯的构成;刑罚执行完毕,既包括有期徒刑实际执行完毕,也包括假释考验期满;被判处缓刑的犯人,在缓刑考验期内犯新罪的,不能构成累犯,而应当撤销缓刑,将旧罪与新罪一并处罚。

至于缓刑期满后再犯罪的,目前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缓刑考验期满没有执行原判刑罚的,应当属于“累犯”;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既然刑罚没有执行,就不算“执行完毕”,因此就不算“累犯”。

不过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缓刑考验期满三年内又犯应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否构成累犯问题的答复》中给出的意见是:如果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内没有再犯新罪,等于实际并未执行原判刑罚。因此对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满三年又犯应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可不作为累犯对待

二是特别累犯:因犯特定之罪而受过刑罚处罚,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又犯该特定之罪的犯罪分子。包括: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犯罪分子。

构成特别累犯的条件:

(1)前罪和后罪必须都是危害国家安全罪、恐怖活动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如果前后罪都不是危害国家安全罪、恐怖活动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或者其中之一不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罪、恐怖活动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则不能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特别累犯,但这并不影响可成立一般累犯

(2)前罪被判处的刑罚和后罪应判处的刑罚的种类及其轻重不受限制。即使前后两罪或者其中之一罪被判处或者应判处管制、拘役或者单处某种附加刑的,也不影响其成立。这与一般累犯相区别,即刑度上不做限制

(3)前罪的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任何时候再犯危害国家安全罪、恐怖活动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即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特别累犯,不受前后两罪相距时间长短的限制。时间上没有限制。这是不同于一般累犯的本人认为很重要的一个点。

对于累犯的刑事责任:

根据我国《刑法》第65条规定对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即采取必须从重处罚的原则。确定其刑事责任。即无论成立一般累犯,还是特别累犯,都必须对其在法定刑的限度以内,判处相对较重的刑罚,即适用较重的刑种或较长的刑期

从重处罚,是相对于不构成累犯,应承担的刑事责任而言。也即对于累犯的从重处罚,参照的标准,就是在不构成累犯时,应承担的刑事责任。但是需要注意:从重处罚,是根据其所实施的犯罪行为的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确定其刑罚,不是一律判处法定最高刑。

并且不适用缓刑、假释,因为缓刑和假释的适用,都要求以犯罪人不致再危害社会为条件,而累犯则属于屡教不改,具有较大人身危险性的人。对累犯适用缓刑和假释,不利于对累犯的教育、改造,起不到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更不能保证社会的安全。

但是可以适用减刑。

在对累犯的知识点有一定了解的基础上, 我们再回归案件。本案中,被告人黄某构成累犯。理由是:

其一,王某所犯的前罪(2014年)以及后罪(2015年)均为盗窃罪,属于故意犯罪,满足一般累犯的主观条件

其二,本案中, 王某2014 年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而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的规定,案涉盗窃罪也应该被判处有期徒刑。

由此,王某所犯的前罪(2014年)所判刑罚以及后罪(2015年)所应判刑罚均为有期徒刑,满足一般累犯的刑度条件。其三、本案中,王某所犯前罪已于2014年12月10日执行完毕,其于2015年又再次犯盗窃罪,符合一般累犯的时间条件。综上所述,王某的行为构成一般累犯,法院据此从重处罚,于法有据。

【贰】相关法条梳理

|《刑法》

第六十五条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前款规定的期限,对于被假释的犯罪分子,从假释期满之日起计算。

第六十六条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犯罪分子,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任何时候再犯上述任一类罪的,都以累犯论处。”

第七十四条 对于累犯和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不适用缓刑。

第八十一条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实际执行十三年以上,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的,可以假释。如果有特殊情况,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可以不受上述执行刑期的限制。对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不得假释。对犯罪分子决定假释时,应当考虑其假释后对所居住社区的影响。

Related Post